当前位置: 首页 >> 史海回眸 >> 正文

刘少奇与朱德领导解决晋察冀军事问题

2018-10-18 来源:中华魂 作者:刘新庆

  1947年3月29至30日,在榆林市清涧县枣林子沟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决定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率中央机关和人民解放军总部留在陕北,主持中央工作;刘少奇、朱德、董必武组成中央工作委员会,以刘少奇为书记,朱德为副书记,前往晋西北或适当地点,进行中央委托的工作。解决晋察冀军事问题是刘少奇、朱德领导中央工委期间三项重要事情之一,这一问题的成功解决,为解放战争的全面铺开奠定了基础,使晋察冀军区成为取得解放战争最后胜利的重要力量。

  一、重新组建晋察冀野战军,实现资源优化配置

  1945年6月全面内战爆发后,晋察冀军区在军事上接连失利,较长时期处于被动地位。先是久攻大同不克,后又相继失守集宁、承德、张家口。内战爆发后的三个月,人民解放军华东、中原等战区共整建制歼敌25个旅,晋察冀军区虽也歼敌数万,但由于是在敌人进攻时被动应战,没有整建制歼灭敌有生力量。直到1947年4月9日至5月8日,晋察冀部队发起正太战役,集中三个纵队兵力攻击弱敌,“先打弱的,后打强的,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才掌握战役主动权,初步取得了转折性胜利。

  1947年4月11日中共中央致电中央工委:“朱、刘先至晋察冀指导工作一时期。”中共中央决定朱德、刘少奇先到晋察冀指导工作,一方面为了推动晋察冀根据地的土改工作,另一方面则是为了扭转晋察冀军区军事被动局面。

  4月26日,刘少奇、朱德率领中央工委到达中共晋察冀中央局和晋察冀军区驻地河北阜平城南庄。紧接着两人在27日、28日连续听取了中共晋察冀中央局汇报工作,充分调研晋察冀根据地的工作状况。30日,刘少奇与朱德分别在中共晋察冀中央局干部欢迎会上讲话。刘少奇分析了军事形势,提出“晋察冀解放区在一切为着前方军事胜利的方针下,后方要用一切力量彻底完成土地改革”。朱德则在讲话中介绍了各解放区打胜仗的主要经验。刘少奇与朱德的讲话对于统一晋察冀解放区党政军领导的思想认识起了重要作用。

  为进一步摸清和解决晋察冀军事上的问题,朱德于5月4日与晋察冀军区司令员兼政委聂荣臻、副司令员萧克、副政委罗瑞卿会商,决定由聂荣臻分别召集纵队、旅、团级干部会议,总结晋察冀军区作战的经验教训。随后他又出席了几次会议,了解干部情况和部队存在的问题,针对问题提出组织上进行调整的意见。

  5月17日,朱德在与杨成武谈话时宣布了中央重新组建晋察冀野战军领导机构的考虑。这天下午,刘少奇也与杨成武谈话,阐明了恢复野战军的意义,并要求做好野战军领导的团结工作。此后,刘少奇与朱德忙于指导重新组建野战军的工作中,尤其是作为全军总司令的朱德,亲自抓这项工作,指导组建。

  在晋察冀野战军的领导人选上,刘少奇与朱德进行了充分商量和酝酿。5月31日,二人致电中共中央,建议组建新的晋察冀野战军,并提议晋察冀野战军以杨得志为司令员、罗瑞卿为政委、杨成武为第二政委,耿飚为参谋长,负责全权指挥晋察冀野战军。6月2日,这一提议得到中共中央复电同意。为保障野战军的独立性,野战军指挥机构与晋察冀军区分开,从而有利于贯彻朱德关于野战军“打运动战和歼灭战的要求”。

  在对晋察冀军事问题进行初步调整之后,6月1日,朱德向中共中央报告了重新组建野战军的基本情况。具有重要意义的是在晋察冀军区建立了军区后勤部,使野战军脱离后方勤务工作,只管训练和打仗。

  6月3日,刘少奇致电中共中央,汇报晋察冀野战军工作状况,提出野战军未形成统一的集团、整个战争机构和制度未建立,还带有联合作战的形式。建议青沧战役后休整一个月。同时他考虑到自身身体原因,以及需要准备召开全国土地会议的原因,建议由朱德、聂荣臻领导杨得志、罗瑞卿做好野战军的组建工作。此后,解决晋察冀军事问题的主要工作就落在朱德的肩上。

  7月初,在朱德和聂荣臻领导下,野战军于在保定东南定县的东内堡村正式成立。下辖3个纵队,还首次组建了1个炮兵旅。7月11日,朱德在致毛泽东的信中谦虚地说道:“此间军事工作,经少奇同志两月指导,方向是拨正了。”

  二、领导指挥军事作战,扭转军事战略局势

  从野战军开始重新组建起,朱德领导指挥了青沧战役、保北战役、清风店战役、石家庄战役,逐步扭转了晋察冀根据地的军事颓势,使野战军成为解放战争取得最后胜利的重要力量。

  6月10日,朱德在冀中军区干部会议上讲话,提出集中兵力,主动作战;打敌之侧背,包围消灭敌人;利用有利地形,把敌人引进去消灭掉等三条战略思想。

  朱德随即组织指挥了青沧战役和保北战役。6月12日至15日,他组织、指挥晋察冀野战军实施青沧战役取得胜利,让冀中军区与渤海军区连成一片,迫使原计划增援东北的平津的国民党军队不敢出关,有力支持了东北民主联军。6月下旬又与聂荣臻组织野战军实施保北战役,粉碎了敌人增援东北的企图,有力配合了东北战场解放军的作战。两次战役规模不大,但对锻炼野战军协同作战和攻坚战术起了重要作用。

  这两次战役后,晋察冀野战军逐步掌握了战争的主动权。之后野战军修整了两个月,以总结经验。在此期间,朱德在军事战略理论上提出野战军要着重解决学会打大量歼灭敌军的歼灭战和攻坚战的难题。8月30日,刘少奇与朱德联名致电杨得志、罗瑞卿、杨成武,指出在运动中要采取突然袭击或打埋伏的办法消灭敌人,长期灵活运用,则可大量歼灭敌人。为了便于运动作战,电文还告诫野战军行军、宿营都要紧缩、灵敏,避免笨重累赘。

  9月2日至12日,晋察冀野战军组织了大清河北战役,歼敌5000余人,但由于战役之初围敌太多,口子张得过大,未能全歼敌人,战果不理想。为进一步加强野战军的领导工作,中央工委决定朱德亲临野战军进行整顿、贯彻“打大歼灭战”的思想。9月23日,刘少奇同朱德致电中共中央军委:朱德拟去野战军再整理一段时间,将野战军树立起来。

  9月中旬,蒋介石从北平、天津、保定地区调兵增援东北。晋察冀野战军决定利用这一机会,再次出击保北,遂于10月3日报告了军委、工委和晋察冀军区领导。刘少奇与朱德于10月5日复电杨得志、杨成武:同意晋察冀野战军出击保定以北地区,并仍采用以运动战为主的作战方针。这场从保北打响,打到保南的清风店战役由此开始。10月11日至22日,晋察冀野战军组织的清风店战役,采取“攻城打援”方针,全歼国民党第三军军部及第七师和第二十二师的第六十六团,消灭国民党军队17000余人。清风店战役的胜利,开创了晋察冀部队打大规模歼灭战的先例,极大地鼓舞了野战军的士气。朱德还专门赋诗进行祝贺。

  就在清风店战役取得胜利的当天,晋察冀野战军向中共中央军委提出乘清风店战役胜利之机夺取石家庄的建议。为此,刘少奇同朱德于23日致电中共中央军委,肯定了野战军的建议,认为打石家庄是有利的。在得到中央军委同意后,两人联名致电聂荣臻等,指示同意乘胜攻打石家庄。石家庄有外市沟、内市沟、市内核心工事三道防线的防御体系,从市内到郊区,共有大小碉堡6000多个。当时国民党号称“凭石家庄的工事,国军可坐守三年”。因此攻打石家庄有着相当大的难度。

  为成功打下石家庄,朱德再次来到野战军司令部,为攻打石家庄作准备。10月27日,朱德到安国县西北张村视察晋察冀军区炮兵旅,指出炮兵的重要性。下午对炮兵旅团以上干部讲话时指明了攻克石家庄的重要意义:“可以学会攻坚战,学会打大城市,还可以把晋冀鲁豫和晋察冀两大解放区连成一片”,并指出攻打石家庄是一个阵地攻坚战的重要课题,炮兵应该对这个课题学得更好。

  为做到知己知彼,朱德到达野战军司令部后,听取汇报、交换意见、对战役研究部署,还亲自审问俘虏,分析敌情资料。并深入基层与指战员交谈,了解情况、分析问题。这一时期,朱德每天均在思考攻打石家庄的战略战术问题。10月28日、29日,朱德与干部、战士座谈如何攻打石家庄,并找清风店战役被俘的国民党军了解敌方情况。30日,朱德参加晋察冀野战军司令部炮兵、工兵会议,讨论研究如何攻打堡垒,如何进行坑道作业、通过外壕等问题。31日,他参加晋察冀野战军司令部召开的旅以上干部会议,与杨得志、罗瑞卿、杨成武共同研究拟定了攻打石家庄的作战部署:以阵地战的进攻战术为主,采取稳打稳进的办法。在这次会议上,他提出“勇敢加技术”的号召,野战军也把“勇敢加技术”的指示在全军传达,要求贯彻执行。石家庄战役即将打响,朱德仍然留在野战军司令部,杨得志等经过多次劝说才离开前往冀中军区所在地河间县。

  11月6日,晋察冀野战军发起石家庄战役。7日午夜,朱德在冀中军区打电话给前线指挥的杨得志,询问战役进行情况。11月12日,杨得志、杨成武、耿飚向中共中央工委报告石家庄战役取得胜利,全歼守敌两万余人。13日,朱德致电嘉勉晋察冀全体指战员:“仅经一周作战,解放石门,歼灭守敌,这是很大的胜利,也是夺取大城市之创例。特嘉奖全军。”同时他还赋诗《攻克石门》庆贺这一巨大胜利。

  石家庄战役歼灭国民党军24000余人,解放了坚固设防的石家庄,首创了人民解放军“夺取大城市之创例”。从此晋冀鲁豫解放区和晋察冀解放区完全连成一片,国民党在华北的兵力不得不作重新调整,华北战略格局发生巨大变化。

  三、总结军事作战经验教训,进一步提升作战能力

  晋察冀军事问题在刘少奇、朱德和晋察冀军民的共同努力下得以出色完成。石家庄战役后,朱德帮助军区总结经验教训,以进一步增强晋察冀军区作战能力。

  11月18日,晋察冀野战军政治部在束鹿县东小庄村组织召开了总结石家庄战役经验座谈会。朱德出席并讲话,他强调,必须极大地主要学习阵地攻击战术,这是我国革命征途上的一个里程碑。打下石家庄,只是上了第一课,而更大的课题,更艰苦的实践还在后面。他鼓励晋察冀军区官兵树立远大战略目标,为夺取解放战争的最后胜利作出更大贡献。

  12月1日,朱德在北侯城村晋察冀野战军干部会议上讲话,指出:打下石家庄,敌人动摇了防守大城市的信心,军事政治上的意义是我们提高了战术,学会了打大城市;经济上的意义是把晋冀鲁豫和晋察冀两大解放区连成一片,可以发展交通、工业、商业,发展生产、支援战争。

  随着战略反攻的到来,人民解放军所遇到的阻力也在不断增加。为增强晋察冀野战军的适应能力,1948年2月14日,刘少奇同朱德致电晋察冀野战军,提示在后期可能遇到的更大困难,指示他们在战术上采取谨慎态度“决不要轻视敌人和困难”,而在战略上则应该“大胆地无所畏惧地进行机动”。

  刘少奇与朱德是亲密的革命战友。两人主持中央工委工作期间,优势互补、合作无间,是二人革命历程中合作最紧密、最默契的时期。朱德在刘少奇的大力支持和密切配合下,顺利解决了晋察冀军区军事问题,补齐了晋察冀军区在解放战争中的短板,推动了解放战争的全面铺开,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夺取全国胜利贡献了巨大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