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史海回眸 >> 正文

蔡以忱“亮剑”秋收起义

2018-01-10 来源:《红岩春秋》 作者:裴高才 蔡亚生

参加秋收起义的部分人员1937年在延安合影

  享有“铸剑先驱”之誉的中共中央首任监察委员蔡以忱(1899-1928),曾与毛泽东、董必武、罗章龙、邓演达、瞿秋白等合作共事。1927年9月秋收起义时,时任中共安源市委书记的蔡以忱,是发动起义的核心人物之一,其后历任中共湖南省委秘书长、湘西特委常委、组织部长、军委书记。1928年10月25日,在湖南澧县壮烈牺牲。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被追认为革命烈士。

  临危受命去安源

  蔡以忱的家乡在湖北黄陂,那是程朱理学的发源地,为纪念理学鼻祖程颢、程颐(世称“二程”),当地历代兴建了二程书院、望鲁书院、望鲁学堂、道明小学等学校。

  1899年1月29日出生的蔡以忱,幼年曾在望鲁学堂与道明小学读书,1915年以绩优分考入湖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5年间的历次期终考试中,他连续10次夺冠,成为著名“心学”教育家、国学大师刘凤章的得意门生。作为学生运动骨干,他参与组织发动了武汉地区的学生运动。毕业后,相继在一师附小与中华大学任教,并走上职业革命生涯。

  蔡以忱的长兄蔡极忱,早年与董必武一起参加武昌起义,并结下深厚情谊。正是这一机缘,在董必武的影响下,蔡以忱走出“象牙塔”,投身大革命,并经董必武介绍于192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后参与创办了中国国民党湖北省党部,历任国民党湖北省党部执行委员,中共湖北区(省)委常委、组织部长、宣传部长、农民部长,国民党“二大”代表并青年运动审查委员会委员等职。

  1927年5月21日,长沙发生“马日事变”,局势陡然严峻。6月24日,正在湖北武昌的中共中央临时政治局候补委员毛泽东,被任命为中共湖南省委书记,前往湖南应变时局。行前,他拜托中共中央委员、中共汉口市委书记罗章龙物色一位懂军事的同志一道去长沙筹备武装起义。罗章龙即向刚刚增选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轮流值日主持中央工作的瞿秋白汇报,选择了中央监察委员、中共中央农民运动委员会委员、中共湖北省委常委兼农民部长蔡以忱。

  罗章龙在《回忆湖南省委领导秋收起义》一文中写道:

  有一天,我和毛泽东从中央开会出来,一路步行到毛泽东住处,他邀我到湖南去工作,组织对敌进攻。我们两人请示了中央,中央同意了我们的意见。于是我以五届中委的身份,巡视和指导湖南省委的工作。毛泽东先离开武汉赴长沙,临行前,他对我说,你找一个有作战经验的军事干部一道来湖南。我说:这里很难找到既熟悉湖南情况又有武装斗争经验的军事干部。毛泽东说:只要你认为可以就行。以后,经过物色,与中央商量的结果,加派了一个蔡以忱。

  罗章龙为何会选择教师出身的蔡以忱去发动起义呢?这是因为他既具有革命理论,又身经风云变幻的革命实践。

  早在五四运动时期,蔡以忱就在武汉地区投身学运,大革命时成为学运领袖与农运领袖。第一次国共合作初期,广州的工农运动开展得如火如荼,而湖北还处于直系军阀统治之下,继军阀制造了“二七惨案”之后,英国水兵又酿成“汉口惨案”。为此,蔡以忱会同湖北地下工作者举行了一系列声势浩大的民运活动。

  在1925年9月3日至7日开展的“反帝国主义运动周”中,他首先奋笔疾书,以“一尘”之名在《武汉评论》上发出动员令;接着,他会同董必武、孙武、吴德峰等在武汉3镇同时举行了湖北省国民外交大会集会游行活动,会后16余万人民群众举行了抗议英国侵略者暴行、反动政府投降媚外的水陆大游行。

  在1926年1月于广州召开的中国国民党第二次代表大会上,蔡以忱作为“九十一号”正式代表,参与起草了《青年运动决议案》和修改《农民运动决议案》。1月16日上午,他向与会代表报告了《青年运动决议案》,并说明起草的原意(第十一日第廿一号)。在18日审查《农民运动决议案》时,他建议再多派几位代表为审查委员,将该案再审一次。于是,经主席团指定,蔡以忱会同毛泽东、唐际盛、丁君羊、侯绍裘、韩麟符重新审查该议案。北伐军光复武昌后,蔡以忱作为湖北农民运动协会组织部长,采取断然措施严惩“阳新惨案”元凶,捍卫农运成果。继而,蔡以忱出任中共湖北省委常委、农民部长,主持建立了湖北农民自卫军,设立农民法庭与农民银行,与反动势力进行有理有节的斗争,维护了农友的权益。是故蔡以忱与毛泽东等9人当选为中央农运委员。

  此时的湖南,刚刚发生“马日事变”,阴云笼罩,环境险恶。但蔡以忱置白色恐怖于不顾,毅然与革命伴侣丰俊英一同前往湖南工作。罗章龙在回忆录中写道:

  蔡以忱是湖北省农民运动自卫军的负责人,懂得一些军事,所以要他去,担任党的安源市委书记。他去湖南是有决心的,所以家眷都带去了。他的妻子姓丰,是党员,也同我熟悉。我同蔡以忱等在六七月间先后到了湖南。我留在长沙,蔡以忱带着家眷到安源,担任党的安源市委书记。

  蔡以忱于7月下旬,正式就任中共安源市委书记,前特区委书记宁迪卿、前地委宣传部长杨骏等为市委委员。市委直辖17个支部,另设3个区委,分别指挥紫家冲分矿各支部和上栗市等处农村各支部。

  议定秋收暴动日

  八七会议后,中共湖南、湖北省委奉命将两省划为10个特区,分别建立了党的特别委员会,组织秋收暴动。蔡以忱受命后经过深入调查发现,这个被誉为“东方小莫斯科”的安源,已经集结了2000余人的武装力量。他听取了中共浏阳县委书记潘心元的情况汇报后认为,策动武装起义的时机已成熟。蔡以忱当即综合安源与平阳、浏阳的情况,形成了一份军事行动方案,并迅速派市委委员宁迪卿送往湖南省委。

  毛泽东、彭公达收到蔡以忱上报的军事报告后,于1927年8月30日晚召开省委常委扩大会议,决定湖南省的秋收暴动在以安源为中心的湘赣边界发动,进而带动全省。同时组成了以毛泽东为书记的前敌委员会,以易礼容为书记的行动委员会。省委还决定在安源召开军事会议,部署湘赣边界秋收起义。

  重任在肩的蔡以忱,为了确保会议安全举行,与一班人经过认真研究,选址于安源镇一个不出名的小村子——张家湾。村里有一所僻静的房子,原是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所办工人夜校第一校的校舍,当时住有外地来的一部分农民自卫军战士。

  8月31日晚上,一列火车徐徐驶进安源车站。毛泽东、毛泽民下车后,蔡以忱等同志迎上前去,大家热烈握手。接着,毛泽东和蔡以忱、王湘等人纵身上马,向安源工人夜校飞驰而去。

  蔡以忱与毛泽东出身背景相似,他们均是师范毕业后出任教职,于大革命时期先在广州国民党“二大”相识,后在武昌农民运动讲习所合作共事。在武昌,蔡以忱既见证了毛泽东的《湖南的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单行本出版,又认同“心情苍凉”的毛泽东游黄鹤楼时吟咏的《菩萨蛮·黄鹤楼》:

  茫茫九派流中国,

  沉沉一线穿南北。

  烟雨莽苍苍,

  龟蛇锁大江。

  黄鹤知何去?

  剩有游人处。

  把酒酹滔滔,

  心潮逐浪高。

  毛泽东则欣赏了蔡以忱为湖北省第七小学所作的一首校歌歌词:

  红日东升,革命青年,爱惜革命光阴。

  日常学问,在革命旗帜下,以求有生。

  求自由,求平等,要奋斗,要牺牲,

  这是我们的三字经。

  小学生,努力前进,

  完成国民革命,走上世界革命的路程。

  此次他们在安源重逢,倍感亲切,也深感责任重大。毛泽东住下后,蔡以忱根据毛泽东的意见,张罗了9月1日在张家湾召开的秋收起义军事会议(史称“安源会议”)。与会者除毛泽东、蔡以忱外,还有中共安源市委委员宁迪卿、杨骏(后叛变),中共浏阳县委书记、浏阳农军负责人潘心源,赣西农民自卫军总指挥、安福农军负责人王新亚等人。

  会上,蔡以忱首先介绍了会议议程:传达中共八七会议精神和中共湖南省委关于秋收暴动的决定,讨论平江、浏阳、醴陵和安源各地农民暴动问题。接着,前委书记毛泽东诙谐地说:谢谢同志们的支持和信任,本帅就挂帅点兵了。随后,各路人马汇报了各自的准备情况,尤其是蔡以忱报告的安源工人暴动的准备工作和集结在安源的各路军队情况,以及王新亚报告的袁文才、王佐与贺学敏、贺子珍的农民自卫军联合行动的经过,令大家欢欣鼓舞。末了,毛泽东庄严地宣布:9月9日为秋收暴动日。中国工农革命军第1军第1师也于今天正式成立了!

  这支起义部队的主力包括两个部分:一部分是没有赶上参加南昌起义的原国民革命军第四集团军第二方面军总指挥部警卫团(由叶挺独立团的新兵组建);另一部分是湖南平江和浏阳的农军、鄂南通城和崇阳的部分农民武装、安源煤矿的工人武装等,共约5000人,统一编为工农革命军第1师第1、第2、第3团。为防万一,会议同时决定:整个起义部队以萍乡、安源为退路,然后转向井冈山开辟革命根据地。

  与此同时,毛泽东以其诗人的特有气质和浪漫,写下了著名诗篇《西江月?秋收起义》。诗云:

  军叫工农革命,旗号镰刀斧头。

  匡庐一带不停留,直向潇湘直进。

  地主压迫重重,农民个个同仇。

  秋收时节暮云愁,霹雳一声暴动。

  临战处决变节者

  安源会议敲定了秋收起义方案后,蔡以忱会同市委一班人紧锣密鼓地开展筹备工作。这时,意外发生了。

  1927年9月4日夜,安源矿警队的排长刘先胜突然气喘吁吁地跑来报告:“蔡书记,蔡书记,不好了!矿警队营长陈鹏正在串连队员投敌。”

  陈鹏原是矿警队大队长,共产党员,是年8月,全队进行改编时,陈任营长,因陈是湘乡人,所以大多数的连、排长都由其同乡担任。如果他把队伍拉走,将对秋收暴动带来极大影响。消息突然,正在市委开会的蔡以忱、王新亚等十分震惊。

  刘先胜说:“这些日子,我经常看见大队长陈鹏同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来往,就留心观察他们的动静。刚才,他们醉醺醺地从陈鹏家出来,我悄悄跟在后头,听见他们说,‘只要陈大队一拉队伍离开安源,程(潜)军长就会重赏100块大洋’……”

  刘先胜继续说:“我跟上去,他们发现了我,就什么都不说了。我想起后天矿警队就要演习,陈鹏定想利用演习的机会,拉走队伍。”

  此事迫在眉睫。蔡以忱在听取大家意见后,当机立断。他对刘先胜交代一番之后,让刘不动声色地迅速返回矿警队。接着,蔡以忱对大家说:“为了不打草惊蛇,我们立刻协同研究锄奸行动方案,让矿警队第5连连长、共产党员杨士杰具体组织行动。因杨身在矿警队,不会被敌人怀疑。他还与朱少连是连襟,此次毛泽民就住在他家,绝对可靠。”

  再说刘先胜奉命找到陈鹏的住处,稳住对方。又找借口出去,密派队员向蔡以忱报告敌情。

  杨士杰得到蔡以忱的指令后,奉命作了周密部署,士兵一律不准外出,由非湘乡籍士兵负责警戒。原准备让矿井队班长易汉钦处决陈鹏,因考虑到易是新兵,可能失手,便由杨亲自带兵执行。

  当日深夜,万籁俱寂。萍矿总工会代理委员长程昌仁与杨士杰等共产党员按照市委决定,手持驳壳枪,埋伏在陈鹏住宅的窗下。透过窗户,只见昏暗的灯光下,陈鹏正在慌慌张张地收拾文件,整理行装。他已察觉到外边风声很紧,准备趁夜色离开安源。

  按照事先的约定,行动小组在午夜12点展开偷袭,他们从窗口对准陈鹏连打3枪,结果了这个叛徒。接着又转到山上的3大队,惩处了王雁。另一批同志也在同一时间里,到2大队击毙了其他叛徒。

  到9月5日凌晨3点,在8个叛徒被处决后,即宣布将驻安源的各路工农革命军和矿警队合编为工农革命军第1军第1师第3团,由原赣西农民自卫军总指挥王新亚任团长,中共安源市委书记蔡以忱任团政委。同时以工农革命军第3团的名义张贴布告,以正视听。布告云:

  本团查明陈鹏等人,原系反动军官,久欲叛变,近日该反动军官等进行公开活动,聚众上山为匪。本团奉上级命令,为重申军法,就地处决,以申军纪,并除民害,望各界安居乐业,勿信谣言为要。

  率军首克“第一城”

  蔡以忱果断采取措施处决叛徒,稳定了起义前的局势,鼓舞了革命士气。不日,得知驻修水、铜鼓的部队已合编为江西省防军第1师及其下辖第1、第3两团的情况,前敌委遂决定将安源部队由第3团改称为第2团。部队整编后,由蔡以忱担任第2团政委,王新亚为团长,所部由安源工人纠察队和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总指挥部警卫团的矿警队等2100余人组成,拥有千余支步枪和3挺机关枪。刘先胜在锄奸中立功受奖,由排长晋升为连长。

  按照预先的部署,团长王新亚和团政委蔡以忱、副代表张明三于1927年9月9日召开全团营、连长会议。王新亚宣读了湖南省委攻打长沙的命令,当即作了行动部署:第一,命令连长刘先胜带领突击排和100多名有爆破经验的矿工将安源至株洲的铁路及铁路桥梁炸毁;第二,命令爆破队长杨明率爆破队潜入萍乡城内,炸开城墙,协助团主力攻占萍乡。

  为了出其不意,攻敌不备,第2团决定趁中秋节之夜(9月10日)连夜攻城。蔡以忱、王新亚率第2团按计划出动,将萍乡团团包围。守军一个营闭城固守不出。因杨明率领爆破队过早的暴露了目标,致使爆破失败,爆破队被敌人密集的枪弹杀伤了一半,被迫撤出城外。

  王新亚见爆破失败,即令部队实行强攻。1营营长张友林带领战士拼命登城攻击,第2团人多枪少,多是些土炸弹、土抬枪,战士伤亡很大,张友林也被城上射来的子弹打瞎了左眼。这时,天已大亮,城上增援的敌人又来了一个营的兵力。蔡以忱会同王新亚、张明三召开紧急会议决定:放弃萍乡,改攻醴陵,得手后向长沙进攻。于是,他们绕过萍乡县城,乘火车向“吴楚咽喉”醴陵进发。

  9月12日,第2团在八里坳下车,和当地暴动的农民一道进入醴陵城郊阳山石一带,与醴陵县委书记邓乾元取得联系。邓派易足三带领醴陵农民自卫军与第2团会合。易足三首先介绍了醴陵的敌情:醴陵城东、西、北三面紧靠渌江,背面只有一座石拱桥横跨在江上,同江北面的县城相连。盘踞在城内的敌人,一面派重兵守卫桥头,一面在东门的营盘山制高点架设机枪封锁江面,沿江有巡逻队巡逻。

  蔡以忱、王新亚看过地形后,制订了三路攻城战斗计划:左边派1营从大西滩过河,夺取城西的凤凰山制高点,防止敌人西逃;中路派2营主攻渌江大桥,醴陵自卫军随中路部队行动,夺取城中心;右边派3营从东门袭击渡口,抢占营盘山制高点,截断敌人东逃之路。

  王新亚首先指挥2营佯攻渌江大桥,把东西两翼敌人的火力吸引过来。桥头佯攻部队和醴陵农民自卫军高喊“打倒蒋介石、打倒许克祥”的口号,守桥敌军惊慌失措,乱成一团。

  3营在连长刘先胜带领下,找到3条木船,战士隐藏在船后边,推船前进。当接近敌人时,战士们齐向敌人投手榴弹。敌人被炸得血肉横飞,四处逃散。刘先胜带领3营突击队占领东门渡口,又抢占了营盘山。1营的战士则涉水泅渡,游向对岸,经过激烈的战斗,夺取了凤凰制高点。

  当天下午,第2团完全占领醴陵县城,缴获枪支80余支,这是秋收暴动中攻占的第一座县城。县城攻克后,2团战士砸开大牢,救出了100多名被捕的革命同志和200多名无辜群众,醴陵城一片欢呼声,贫苦农民扬眉吐气。次日,醴陵县革命委员会宣告成立,贴出了第一张打击敌人保护人民的布告。人民政府打开土豪的谷仓、盐仓,将粮食和盐分给贫苦的农民,人民敲锣打鼓欢庆胜利。

  以安源工人为主的工农革命军第1师第2团,在秋收起义中连攻萍乡、醴陵和浏阳3座县城,先后打了6仗,战斗最激烈,战绩最大,是惟一建立过县级革命政权的部队。正如中共中央于同年12月15日给湖南省委的信中所说:“秋收暴动的事实告诉我们:攻打萍乡、醴陵、浏阳,血战几百里的领导者和先锋,就是素有训练的安源工人……秋收暴动颇具声色,还是安源工人的作用。”

  秋收起义失败后,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任弼时于9月27日主持召开了湖南临时省委常委会,会议选举产生了以彭公达为书记,军事部长李子骥,农民部长向俊奇,组织部长林蔚,工人部长李运钧,宣传部长罗章龙,秘书长蔡以忱等新一任湖南省委。

  10月24日,中央派罗亦农、王一飞来湖南,举行省委紧急会议,再次改组省委,王一飞当选为省委书记。会议通过了《湖南紧急会议决议案》,决定再次组织全省大暴动,并设立湘西、湘南、湘西南3个党的特别委员会。《决议案》还指出:“湘西、湘南两特别委员会尤其重要,省委应当多派得力同志前往参加主持,在最近一、二月内即应创造出农民暴动割据的局面,为将来全省农民暴动的重镇。”

  中共湘西特别委员会设在常德,蔡以忱(化名张仲平)偕丰俊英(化名李逸如)以及彭公达受命筹组湘西特委。蔡以忱历任湘西特委常委、组织部长、军委书记等职。

  1928年10月25日,在湖南澧县组织武装暴动工作的蔡以忱,因叛徒出卖被捕,于澧县县城小南门壮烈牺牲。就义前赋绝笔诗一首,诗云:

  申鸣大义臣,仗剑扫烟尘;横刀眉梢笑,忠贞掩昆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