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综合信息 >> 正文

文本学研究与马克思的思想世界

2018-10-12 来源:文汇报 作者:杨洪源

  

  

  

  文本学研究所呈现的马克思思想世界,是一个开放的、发展的动态过程。正是其思想的未完成性和开放性,特别是他思想成型过程中留待解决的疑惑和困境,使得马克思能够与19世纪以后的时代发生“接触”,从而超越那些仍属于且只处于19世纪的思想家而历久弥新。只要资本还是塑造现代世界的力量,只要资本主义还存在,马克思就值得为人们所研究。

  时间推序到21世纪的今天,距离马克思诞辰已过去整整200年。适逢其时,以马克思主义为符码的思想研究与社会运动,继续推进到了新的高潮。随着这位公认的“千年第一思想家”又一次成为理论工作者乃至普通民众的谈资,由形形色色的解释所构成的“马克思热”迅速产生。这一由特殊纪念意义引发的热潮,不可避免地会带有强烈的仪式色彩;由之,形式远远大于内容的现象层出不穷。对于继承与发展马克思的思想而言,形式诚然可以作为必要的手段,但手段绝不能完全取代目的。如果言说马克思只流于形式,其真实的思想就会被遮蔽起来。加之不同时代之间的巨大差异,一个具有宽广思想视野、浓厚人文情怀、深邃历史意识和丰富哲学内涵的“活”的大思想家形象,就很可能会在人们的视野中逐渐变得模糊起来直至完全消失,只留下一个供人顶礼膜拜的空洞的神像。上述可能的后果无疑将成为人类思想史上的悲哀。

  回溯马克思步入人类历史舞台以来的不同时期,关于马克思思想阐释的“新热”迅速且不留痕迹地取代“旧热”的现象屡见不鲜。其中折射出来的不仅是只注重形式而忽视作为本质的思想本身,而且是长期困扰着诸多马克思主义研究者的困境,即如何才能真正地“走进”或“回到”马克思的思想世界,他之于现时代究竟价值几何。

  面对上述境况和问题,对马克思的思想作溯本清源式的系统梳理,不失为一种良策;对作为马克思思想载体的文本进行细致且深入的研究,则是这一方法论的基点。对于大的思想家来说,其理论观点和思想体系的丰富性与深邃性,绝非体现为一些表述清晰的论断及其有机“排列组合”,而是深藏于这些论断的探索、辨析、论证与检验等过程中。因此,只有深入马克思文本内部进行的条分缕析和细致解读,方可堪称对马克思思想的内部反思;否则,所谓方法论云云只能沦为一种外在的表面形式。20世纪60年代,勃兴于德国理论界和思想界的“新马克思阅读”运动即为一个很好的佐证。无独有偶,21世纪初中国学界关于“回到马克思”与“马克思的当代性”之争,也充分说明了上述结论的合理性。

  不可否认,文本解读或经典阅读在人类文明发展史上发挥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可是,文本解读的方法有很多种。受其所处时代及其重大问题的影响,人们往往自然而然地将文本解读理解为回答现实问题的有效途径,绞尽脑汁去觅得文本的思想细节与其“身后”的现实问题之间的耦合性。这样做的后果,轻则使表征着人类文明进步的经典阅读失去意义,重则使人陷入教条主义的泥淖,给改造现实世界的社会运动带来灾难性的损害。对此,通过文本“走进”马克思的思想世界则应当首先竭力避免。事实上,马克思生前就坚决反对将其思想热捧为理解人类全部历史,以及解决特定民族发展道路的“万能钥匙”。他强调,只有对不同社会环境中的历史现象分别加以深入的研究,然后再进行比较,才能找到理解这种现象的锁钥。